刑事案件

柳冠美合同诈骗罪,柳冠美诈骗罪等二审刑事裁定书

<发布日期: 2017-08-23 > <来源: >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刑 事 裁 定 书
(2013)琼刑二终字第12号

原公诉机关海南省海口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柳冠美,女,汉族,海南百泽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海南逢润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2009年12月23日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2010年1月29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海口市第二看守所。
原审被告人王某甲,男,汉族,海南红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海南逢润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0年4月21日因涉嫌犯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2日变更为取保候审。

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海南省海口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柳冠美犯合同诈骗罪、诈骗罪、虚报注册资本罪、被告人王某甲犯虚报注册资本罪一案,于2011年11月9日作出(2011)海中法刑初字第64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柳冠美不服提出上诉。本院经审理,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于2012年9月19日将本案发回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重新审判。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2日作出(2012)海中法刑重字第5号刑事判决,被告人柳冠美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于2013年9月10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提讯被告人,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
一、被告人柳冠美合同诈骗黄某丙、汪某14万元的事实
2008年3月19日,时任海南百泽投资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百泽公司)总经理的被告人柳冠美谎称能承揽到海口市海甸溪北岸旧城区东段项目约5万平米的拆迁工程,诱骗汪某、黄某丙签订了一份《合作承包拆迁海口市海甸溪北岸旧城区东段项目工程协议书》,约定双方合作该项目,由柳冠美联系承揽拆迁工程项目,黄某丙负责拆迁施工。合同签订后,黄某丙按协议约定付给柳冠美“信誉借款”20万元,柳冠美收取20万元后没有联系拆迁海口市海甸溪北岸旧城区东段项目。2009年4月,黄某丙发现受骗后,多次找柳冠美要求退款,柳冠美陆续退还6万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合作承包拆迁海口市海甸溪北岸旧城区东段项目工程协议书、借条、承诺书、海口市美兰区旧城改造工程指挥部出具的证明材料等物证、书证,证人汪某、林某甲、林某乙、符某、林某丙、王某乙的证言、被害人黄某丙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二、被告人柳冠美合同诈骗林某丁、陈其全538万元的事实
(一)2008年4月14日,被告人柳冠美及王某丙(另案处理)谎称能通过定安县县领导的关系拿到定安县“塔岭农贸市场建设”项目,诱骗林某丁与其在海口市金垦路康年皇冠花园酒店签订《合作承建定安县“塔岭农贸市场”建设及土地开发项目协议书》、《定安县“塔岭农贸市场”补充协议》,约定双方合作承建该项目,由柳冠美向项目发包方定安县政府推介林某丁的专业技术与资金实力,促成定安县政府与其和林某丁签订开发建设合同,林某丁负责组织施工建设和销售。合同签订后,林某丁依约定给柳冠美100万元“合作信誉借款”,后柳冠美又向林某丁索取5万元作为前期费用。同年6月5日,柳冠美让林某丁与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签订《定安县招商项目投资意向书》,并缴纳350万元资信金。后林某丁发现须通过招标、拍卖等程序才能承建该项目,与柳冠美、王某丙所说通过定安县领导关系拿到项目的承诺不符,便向定安县国土环境资源局申请退还350万元资信金,同时向柳冠美多次追讨该105万元,但柳冠美至案发未退还。
2008年4月14日,被告人柳冠美及王某丙谎称其能通过定安县县领导的关系拿到定安县的“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诱骗林某丁在康年皇冠花园酒店签订《合作承建定安县“基础设施”项目工程协议书》,约定柳冠美负责项目的前期运作,向项目的发包方定安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联系承揽工程项目,林某丁负责组织施工建设,并先支付给柳冠美“信誉定金”80万元。合同签订后,林某丁按照合同约定支付给柳冠美80万元。后柳冠美一直没有承揽到工程项目,林某丁多次要求柳冠美退款,但柳冠美至案发未退还。
另查明,定安县塔岭农贸市场属定安县塔岭产业园区规划项目之一,定安县政府将土地划拨给定安县商务局,由定安县商务局委托海南铜锣湾拍卖有限公司对该土地进行拍卖,海南北源实业公司竞拍成功。定安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没有柳冠美与林某丁签订的《合作承建定安县“基础设施”项目工程协议书》中所列明的“基础设施”项目。柳冠美骗取林某丁的185万元后,没有与该项目的业主单位和施工单位联系、接洽,185万元被其挪作他用及个人挥霍。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合作承建定安县“塔岭农贸市场”建设及土地开房项目协议书、定安县“塔岭农贸市场”补充协议、合作承建定安县“基础设施”项目工程协议书、承诺书、银行凭证、收条、开支详单、定安塔岭农贸市场项目进展情况说明及相关文件、拍卖公告、定安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拍卖活动后期备案表、招商项目投资意向书及缴纳资信金凭证、退还项目资信金申请书及建设银行电汇凭证等物证、书证,证人杨某(时任定安县县长)、王某丙、陈甲(证人王某丙妻子)、周某甲(被告人柳冠美丈夫)、证人黄某甲(被告人柳冠美儿子)等人证言,被害人林某丁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
(二)2008年6月25日,被告人柳冠美谎称能拿到海口市海甸溪北岸安置楼房项目工程,诱骗林某丁与其签订《合作承建海口市海甸溪北岸安置楼房项目工程协议书》,约定柳冠美负责前期经费承揽工程,林某丁负责工程施工,并约定林某丁支付给柳冠美“合作信誉借款”220万元。合同签订后,林某丁先后七次支付给柳冠美共223万元。至案发为止,柳冠美未能拿到该项目,也未退还该223万元。柳冠美收了林某丁223万元后没有联系海口市海甸溪北岸安置楼项目,而是将该款挪作他用。
另查明,海甸溪安置楼小区的项目业主为海口市城市发展有限公司,所有项目经由相关职能部门通过公开招标确定了中标单位,柳冠美并未组织公司参与投标。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合作承建海口市海甸溪北岸安置楼房项目工程协议书、借条、收条、海口市发展改革局、建设局、建设工程招标投标服务中心等单位的有关文件、招投标手续等书证、物证,证人谢某(海口市城市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的证言,被害人林某丁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王某甲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三)2008年11月9日,被告人柳冠美谎称通过定安县领导的关系已拿到定安县“环城南路延伸段市政道路、园林景观”工程,诱骗林某丁、陈其全与其在康年皇冠花园酒店签订《合作承建定安县“环城南路延伸段市政道路、园林景观”工程协议书》,合同约定柳冠美负责联系承接工程项目,林某丁、陈其全负责组织施工,并约定林、陈支付给柳冠美“信誉借款”150万元。合同签订后,柳冠美收取了林某丁、陈其全支付的150万元。同日,林某丁因资金短缺,柳冠美退给林20万元。柳冠美将骗得的130万元中的110万元交给吴江助(另案处理),自己挥霍了20万元。
另查明,定安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没有“环城南路延伸段市政道路、园林景观”的建设项目。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合作承建定安县“环城南路市政道路、园林景观”工程协议书、收条、承诺书、承诺还款保证书、吴江助出具的承诺还款保证书、柳冠美和吴江助共同出具的承诺还款保证书、定安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等物证、书证,被害人林某丁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三、被告人柳冠美合同诈骗林某丁126万元的事实
(一)2008年8月6日,被告人柳冠美谎称其拿到海甸溪北岸的20万平方米拆迁工程,骗取林某丁的信任,让林交70万元的工程押金后承领该工程。林某丁信以为真,按柳冠美的要求,在康年皇冠花园酒店分三次共将69万元交给柳冠美。同年9月3日,柳冠美谎称海甸溪北岸的拆迁工程项目即将入场施工,要求林某丁准备相关工程车辆和工程机械,并称其可以帮助林某丁找朋友预定工程机械,但要预付8万元,后林某丁在康年皇冠花园酒店交给柳冠美8万元。柳冠美收取该77万元后没有联系海甸溪北岸拆迁工程及预定工程机械,而是挪作他用及个人挥霍。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收条、海口市美兰区旧城改造工程指挥部出具的证明材料、证人林某甲、林某乙、符某、林某丙、王某乙的证言、被害人林某丁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二)2008年8月9日,被告人柳冠美以承建定安县南丽湖公园公路项目为由骗取林某丁的信任,后以给县领导送礼的名义向林某丁索要10万元。林某丁于同年8月10日、8月12日分两次交给柳冠美10万元。柳冠美骗得该10万元后,挪作他用及个人挥霍。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借条、定安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被害人林某丁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三)2008年9月,被告人柳冠美谎称能拿到定安县定雷路道路工程,让林某丁提供30万元的工程保证金,林于当月28日在康年皇冠花园酒店交给柳冠美8万元。同年12月21日,柳冠美又以同样的名义向林某丁索要25万元。后柳冠美将该33万元挪作他用。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收条、借条、定安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被害人林某丁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四)2008年9月,被告人柳冠美对林某丁谎称定安县定雷路建设项目要横穿定安县粮库,旧粮库要拆迁建新粮库,让林某丁承建粮库项目,并向林索要6万元保证金。林某丁于同年10月18日给了柳冠美6万元,柳将该6万元交给吴江助。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收条、被害人林某丁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四、被告人柳冠美合同诈骗李某、杜芝白、卢安红、杨治稳47万元的事实
2008年6月16日,被告人柳冠美谎称其能拿到海口市海甸溪旧城区东段拆迁工程,诱骗杨治稳、李某、杜芝白给其15万元工程定金,同年12月29日给杨治稳出具了借条。同年10月9日,柳冠美以同样的借口,诱骗李某、杨治稳在柳冠美位于海口市滨海大道珠江广场23A02室的办公室与其签订一份《合作承包拆迁海口市海甸溪旧城区项目工程协议书》,约定双方合作该项目,由柳冠美联系拿到工程项目,杨治稳、李某先支付部分前期费用20万元。签订合同后,杨、李按协议约定于当日付给柳冠美“信誉借款”20万元。2009年5月12日,柳冠美谎称能拿到海口市长堤路“罗牛山房”拆迁项目,收取李某、杜芝白的“保质金”9万元。同年6月3日,柳冠美谎称能拿到海口市长堤路一栋七层楼房的拆迁工程,向李某收取拆迁定金5万元。柳冠美收取上述费用后,一直未能拿到上述工程项目。李某发现受骗后,多次要求柳冠美退款,柳仅退还李2万元。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海口市海甸溪北岸旧城区东段拆迁工程合作合同书、合作承包拆迁海口市海甸溪旧城区项目工程协议书、补充协议书、借条、承诺书、海口市美兰区旧城改造工程指挥部出具的证明材料、海口市发展改革局、建设局、建设工程招标投标服务中心等单位的有关文件、招投标手续等物证、书证,证人林某甲、林某乙、符某、林某丙、王某乙的证言,被害人李某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五、被告人柳冠美合同诈骗曾某50万元的事实
2009年7月7日,时任海南逢润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逢润公司)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的被告人柳冠美谎称能拿到关闭海南发展银行清算组处置的海口市板桥路隆基大厦第一、二层铺面的项目,诱骗曾某与海南逢润公司签订一份《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合作订购海南发展银行资产位于海口市板桥路隆基大厦第一、二层铺面,由柳冠美联系关闭海南发展银行清算组及拍卖行,运作资产拍卖事宜,曾某支付前期运作费用及定金50万元。签订合同后,曾某按协议约定于当日付给柳冠美50万元。柳冠美收到该50万元后并没有与关闭海南发展银行清算组联系购买事宜,而是将此款用于偿还个人债务及挥霍。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合作协议、收条、关闭海南发展银行清算组出具的复函及房屋购销合同等物证、书证,证人苏某的证言、被害人曾某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六、被告人柳冠美合同诈骗庄某20万元的事实
2009年12月19日,被告人柳冠美谎称能从海南建筑工程总公司拿到该公司中标的海南省定安县富民路建设施工项目的分包权,诱骗庄某与其在儋州市签订《联营合作承建定安县市政道路工程施工协议书》,并要求庄某支付订金20万元。庄某按要求于当日交给柳冠美现金2万元,12月20日又交给柳冠美18万元。柳冠美骗得该20万元后没有联系定安县富民路建设施工项目,而是用于偿还个人债务。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联营合作承建定安县市政道路工程施工协议书、借条、定安县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出具的证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及中标通知书、海南建筑工程总公司出具的证明材料等物证、书证,被害人庄某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七、被告人柳冠美、王某甲虚报注册资本的事实
海南逢润公司由被告人柳冠美、黄某乙于2005年12月发起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柳冠美,公司性质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其中柳冠美占70%、黄某乙占30%。公司申请成立时柳、黄并未出资及验资,只领取了临时营业执照,成立后也未开展业务。
2008年,柳冠美、王某甲为了合作关闭海南发展银行资产处置拍卖项目,二人共同商定将海南逢润公司的股东变更为柳冠美、王某甲,后王某甲与柳冠美、黄某乙签订了海南逢润公司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柳冠美将她19%的股权、黄某乙将她30%的股权转让给王某甲。经过修改公司章程,公司的股东由柳冠美、黄某乙变更为柳冠美、王某甲,股权份额变更为柳冠美出资1020万元占51%、王某甲出资980万元占49%,公司实收资本由0元变更为2000万元。在征得王某甲同意后,柳冠美委托海南捷达投资咨询公司办理股东变更和实收资本变更事宜。2008年5月12日,在柳冠美、王某甲未实际出资的情况下,经中间人代办垫资,从“柳冠美”、“王某甲”的账户分别转账给海南逢润公司的账户1020万元、980万元用于验资。次日,该2000万元从海南逢润公司的账户撤走转入海南鸿国贸易有限公司。柳冠美拿到验资报告后,与王某甲一同在公司变更登记申请文件上签名,后通过海南捷达投资咨询服务有限公司办理了相关的股东变更及实收资本的变更。6月20日,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了公司营业执照。完成变更登记后,该公司未开展业务,主要被柳冠美利用进行诈骗活动。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立案决定书、查询存款/汇款通知书(回执)及农业银行取款凭证、存款凭证、进帐单、分户帐、企业机读档案登记资料、海南逢润公司设立登记资料、龙珠新城管理处出具的证明材料、海南逢润公司变更登记资料等物证、书证,证人周某、黄某乙(被告人柳冠美女儿)的证言,被告人柳冠美、王某甲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
一审认定上述事实,还有下列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并予以确认的抓获经过、拘留证、逮捕证、户籍资料等证据证实。
原判认为,被告人柳冠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被害人黄某丙、汪某、林某丁、陈其全、曾某、庄某等人669万元,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柳冠美合同诈骗黄某丙、汪某15万元数额有误,应为14万元,予以纠正。柳冠美骗取林某丁126万元的行为,虽然没有签订书面合同,但是通过口头方式确定了双方项目承揽、前期投资等权利义务,行为均发生在履行合同的过程中,侵犯了市场交易秩序,符合合同诈骗罪的客体要件,依法应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构成诈骗罪不当,应予纠正。柳冠美合同诈骗被害人钱款共计795万元,数额特别巨大,应予严惩。柳冠美、被告人王某甲在申请公司登记过程中,采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2000万元,数额巨大,二人的行为均构成虚报注册资本罪。柳冠美、王某甲到案后如实供述该罪行,构成坦白,依法从轻处罚。柳冠美一人犯二罪,应当数罪并罚。王某甲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对其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依法对其适用缓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一百五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六十一条、第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第七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柳冠美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二、被告人王某甲犯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三、对被告人柳冠美未追缴的赃款继续追缴。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柳冠美不服,上诉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其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其与林某丁等人是投资合作关系,其也是被王某丙、吴江助、王某甲等人所骗,其不构成诈骗罪;本案涉案大部分资金都被王某丙、吴江助、王某甲等人骗取,司法机关不追究三人的刑事责任执法不公,放纵犯罪;即使其在本案部分项目中构成犯罪,也应根据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地位和赃款分配数额来量刑,一审量刑畸重。
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原审被告人柳冠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被害人黄某丙、汪某、林某丁、陈其全、曾某、庄某等人795万元的事实清楚。认定原审被告人柳冠美、王某甲在申请公司登记过程中,采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2000万元的事实清楚。
以上事实有经一审庭审举证、质证的物证、书证、证人证言、各被害人的陈述及被告人柳冠美、王某甲的供述等证据予以证实。因其来源合法、内容客观真实、与本案有关联性,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柳冠美提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其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主观目的,其与林某丁等人是合作关系,其也是被王某丙、吴江助、王某甲等人所骗,其不构成诈骗罪的上诉理由。经查,相关书证、物证、证人证言、各被害人陈述及被告人供述证实柳冠美明知自己并未实际取得有关工程项目,虚构自己已经拿到有关工程项目,隐瞒自身实际没有资质和能力拿到项目的真相,与各被害人签订合作合同,骗取各被害人合作信誉款、前期运作费、好处费、工程保证金等各项费用。柳冠美拿到相关费用后并没有积极与相关单位联系、洽谈及运作工程项目,而是将钱款用于个人消费或挪作他用,足以证明其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主观目的,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柳冠美提出的本案涉案大部分资金都被王某丙、吴江助、王某甲等人骗取,司法机关不追究三人的刑事责任执法不公,放纵犯罪的上诉理由。经查,对于吴江助,公安机关正在追逃。虽有证据证明王某丙、王某甲等人收取到柳冠美的钱款,但现有的证据并不能证明王某丙、王某甲等人与柳冠美有诈骗的共谋并参与实施诈骗行为。司法机关是否追究王某丙、吴江助、王某甲等三人的刑事责任不影响对柳冠美的定罪量刑。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柳冠美提出的即使其构成犯罪,也应根据其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地位和赃款分配数额来量刑,一审量刑畸重的上诉理由。经查,柳冠美实施合同诈骗行为,犯罪数额达795万,属于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判处刑罚,一审根据其犯罪数额、情节,对其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对其以虚报注册资本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十万元,量刑并无不当。故该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本院认为,原判认定上诉人柳冠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被害人黄某丙、汪某、林某丁、陈其全、曾某、庄某等人795万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认定上诉人柳冠美、原审被告人王某甲在申请公司登记过程中,采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2000万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判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黄位国
代理审判员  王晓祯
代理审判员  田开进


二〇一三年十一月五日
书 记 员  胡 彪
附:适用本案的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二十四条有下列情形之一,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一)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合同的;(二)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的;(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的;(四)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的;(五)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的。
第一百五十八条申请公司登记使用虚假证明文件或者采取其他欺诈手段虚报注册资本,欺骗公司登记主管部门,取得公司登记,虚报注册资本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虚报注册资本金额百分之一以上百分之五以下罚金。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第五十五条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除本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外,为一年以上五年以下。判处管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与管制的期限相等,同时执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不服第一审判决的上诉、抗诉案件,经过审理后,应当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二)原判决认定事实没有错误,但适用法律有错误,或者量刑不当的,应当改判;(三)原判决事实不清楚或者证据不足的,可以在查清事实后改判;也可以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