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件速递

海口中院通报10起拒执罪和“执行不能”典型案例
转移财产出售查封房产
多名拒执“老赖”获刑

<发布日期: 2018-09-10 > <来源: 法制时报 >


9月9日,海口中院召开“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海口两级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并发布了关于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和“执行不能”的10起典型案例,多名“老赖”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获刑。


案例1:“老赖”隐藏转移财产

潘某立系诚某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某公司)法定代表人。2005年4月,省高院对海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某公司)与诚某公司合作投资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判决,判令诚某公司返还海某公司380余万元。判决生效后,诚某公司未在判决确定的期限内履行义务。

为了逃避法院执行,诚某公司转让持有股权,委托某公司收取相关股权转让款,财产情况未向法院如实申报,股权转让款去向不明。之后,诚某公司以远低于评估价格将名下的土地转让,土地转让款未进诚某公司账户。

美兰区法院认为,潘某立作为被执行人诚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在案件执行过程中隐藏、转移财产,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致使生效法律文书在长达12年时间无法执行。美兰法院依法作出一审判决,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依法判处潘某立有期徒刑1年6个月。潘某立不服上诉,海口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例2:法院多次传唤置之不理

2014年11月5日,美兰法院对石某学与吴某宛劳务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判决,判令吴某宛支付石某学劳动报酬3.7万元。判决生效后,吴某宛未按规定期限履行判决确定的支付义务。

2015年1月,美兰法院立案强制执行,吴某宛拒绝申报财产,对于法院的多次传唤置之不理。美兰法院对吴某宛司法拘留15日,拘留期限届满后,吴某宛仍不履行。经调查,2014年12月至2016年9月间,吴某宛的某银行账户累计有31笔收入共计8.78万元,进账当天或次日均被全部提现,但吴某宛在收到上述款项后,均未向申请执行人石某学支付劳动报酬。

美兰法院依法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吴某宛有期徒刑8个月。


案例3:将应交付房产变卖

2003年,李某与于某同居期间共同贷款购买了位于海口市龙华区的两套房子。2008年7月,于某因病去世。于某的父母要求分割这两套房产,向龙华法院提起诉讼,2009年5月15日,龙华法院一审将一套房产判给了于某父母。李某不服,上诉至海口中院。

海口中院审理期间,李某将一审判决应交付给于某父母的房屋以55万元价格与他人签订卖房协议,二审裁定维持一审判决后,李某仍收下购房人支付的55万购房款,并找人冒充于某签名、伪造身份证,将房屋过户给购房人。

2010年,龙华法院立案强制执行,但因购房人属善意取得无法执行。2017年5月,海口市公安局龙华分局以李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罪向龙华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审查起诉期间,李某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

鉴于李某与对方达成和解协议并履行完毕,取得对方谅解,龙华法院依法以拒不执行判决罪判处李某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案例4:擅将查封房产出售

2003年,胡某向郭某借款10万元,因胡某未按期归还借款,郭某向琼山法院申请支付令。琼山法院发出支付令,胡某应当给付郭某借款16.848万元。胡某收到支付令后未提出异议,该支付令生效,但胡某未按支付令规定的时间履行还款义务。2006年12月,郭某向琼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执行过程中,琼山法院于2007年2月裁定查封胡某名下位于琼山区龙塘镇的一幢三层楼房,并分别于2009年、2011年、2012年、2013年进行了续封。2010年6月2日,胡某和妻子王某私自将法院查封的三层楼房以30万元的价格转让。案件进入刑事追责程序后,胡某、王某履行了全部义务。

琼山法院鉴于胡某、王某在宣判前履行了全部给付义务,依法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胡某有期徒刑8个月,判处王某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


案例5:拒绝配合执行潜逃

2013年,梁某、黄某以夫妻两人名下共有的位于海口市琼山区一幢二层楼房作为抵押,与林某签订《房产抵押借款合同》,向林某借款100万元,合同经公证处公证并作出《具有强制执行效力的债权文书公证书》和《执行证书》。之后,梁某、黄某未依合同如期还款。

2013年12月,琼山法院立案强制执行,查封了抵押的房屋及相应的土地使用权,2014年5月裁定该房屋及相应的土地使用权作价82.7万元交付林某抵债。但梁某夫妇一直拒绝到场配合执行且潜逃在外,将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孩子留在房屋内居住,阻碍执行。2017年11月,梁某因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被公安机关抓获。同年12月,黄某投案自首。今年1月,梁某、黄某配合法院将应交付的房产交付给林某。

琼山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依法判处梁某有期徒刑1年;判处黄某有期徒刑6个月,缓刑1年。


案例6:不按和解协议履行

2012年12月11日,美兰区法院对曾某超与海口某酒店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判决,判令曾某超支付海口某酒店租金85万元及相应利息。判决生效后,曾某超未按规定期限履行判决确定的支付义务。

美兰法院立案强制执行后,双方达成执行和解协议,但曾某超却拒不按和解协议的约定履行义务。直至进入刑事追责程序,曾某超才主动履行全部义务,取得申请执行人的谅解。

鉴于曾某超案发后主动履行全部义务,并取得申请执行人的谅解,美兰法院依法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曾某超拘役3个月,缓刑6个月。


案例7:拒不交出查封车辆

2013年7月22日,美兰法院对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作出民事判决,判令陈某宗向肖某扬偿付借款50万元及利息,关某忠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判决生效后,陈某宗、关某忠未履行偿付义务。

执行过程中,美兰法院依法冻结、扣划关某忠名下银行存款13.6万元给付肖某扬,并裁定查封、扣押关某忠名下汽车一辆。关某忠拒不将车辆交付法院执行,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完毕。美兰法院将关某忠涉嫌犯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关某忠于2015年6月向公安机关投案,并将车辆提交公安机关。同年11月,关某忠与肖某扬、陈某宗达成执行和解。

鉴于关某忠已与申请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且具有自首情节,美兰区法院依法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决单处罚金1万元。


案例8:被执行人死亡

2016年8月11日晚,吴志强搭乘被害人黎某选的三轮“摩的”时挥拳打昏黎某选,抢劫380元现金和1部手机,为掩盖罪行,将昏迷的黎某选推下水渠致溺水死亡。海口中院审理过程中,黎某选的丈夫薛某春、两个未成年孩子和父亲黎某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海口中院依法作出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以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判处吴志强死刑,并处罚金人民币2千元,并责令吴志强赔偿薛某春等四名原告经济损失2.9203万元。

薛某春作为申请执行人向海口中院申请强制执行,但被执行人吴志强已被执行死刑,财产查控亦未能查询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执行干警主动走访了被害人家庭及所在的村委会,了解到其家庭经济条件极其困难,符合司法救助条件,为申请执行人向省高院申请3万元的司法救助金,已及时发放到位。


案例9:抵押财产归零

2013年8月22日,海口某银行与琼海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琼海公司)签订《流动资金贷款合同》,约定琼海公司向海口某银行借款5千万元,借款期限3年。合同签订后,海口某银行发放了5千万元贷款,但琼海公司未按约履行还本付息义务。2017年9月,海口某银行向海口中院提起诉讼,海口中院经审理查明琼海公司、海南某的士公司分别以名下的82辆、192辆出租车为琼海公司的借款提供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抵押登记。2018年2月,法院判令琼海公司偿还海口某银行借款本金3260万余元及至清偿之日止的利息和复利;海口某银行对274辆出租车享有优先受偿权。

判决生效后,琼海公司和海南某的士公司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海口某银行向海口中院申请强制执行。今年3月,海口中院立案执行,执行过程中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采取失信、限消等措施,履行完法律规定的所有程序,被执行人未能履行还款义务。执行干警深入调查,了解到被执行人已不再正常经营,提供抵押的274辆出租车其中大部分车辆因5年运营期限已满而被强制报废,尚在运营的期限已不足3个月,即将报废,无法处置。申请执行人的权利目前无法得以实现。


案例10:确无履行能力

2015年7月1日,马某育与海南金某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房屋(铺面)租赁合同》,承租该公司位于海口市某商城1栋1号140平方米商铺,租赁合同期三年。马某育使用涉案铺面期间,从未缴纳过铺面租金和管理费。2016年12月,马某育因无力经营,提前退铺,累计拖欠海南金某集团有限公司房屋占有使用费12.609万元及管理费5.0436万元。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海口中院向被执行人马某育发出执行通知书及报告财产令,责令主动履行付款义务并如实报告财产,但被执行人未主动履行,且一直回避执行。采取失信、限消措施均无果,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能查询到可供执行的财产。8月11日,执行干警入户调查,了解到马某家庭经济条件十分困难,目前确实没有履行能力。经过执行信息告知程序,并听取申请执行人的意见后,海口中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