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深圳市人初医疗用品有限公司与姚咏荷知识产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发布日期: 2017-08-24 > <来源: >


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琼知民终字第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深圳市人初医疗用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吴明慧,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侯河清,广东诚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姚咏荷,女,汉族。

上诉人深圳市人初医疗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人初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姚咏荷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不服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原审法院)于2013年12月13日作出的(2013)海中法民三初字第118号民事判决(以下简称原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2月2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赵英华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高俊华、王好参加评议的合议庭,于同年3月7日在本院北附楼第四法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由书记员杨倩担任记录。上诉人人初公司的委托代理人侯河清到庭参加了诉讼,被上诉人姚咏荷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无正当理由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2007年,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深圳市人初家庭保健品有限公司取得“人初油”注册商标,注册号为4167245,注册有效期为2007年5月21日至2017年5月20日,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包括消毒纸巾、消毒剂、医用洗涤液、搽剂、卫生消毒剂、消毒棉等类商品。2009年2月19日,经国家商标局核准该商标变更注册人为人初公司。
2013年3月14日,海口市龙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简称龙华区工商局)经人初公司举报后查处姚咏荷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人初油湿巾”28盒、“神你油湿巾”27盒,货值4125元人民币。龙华区工商局于同年4月2日以海工商龙处字(2013)82号文认定姚咏荷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二)项的规定,对姚咏荷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作出如下行政处罚决定:一、没收“人初油湿巾”28盒、“神你油湿巾”27盒;二、罚款人民币15000元整。另查明,姚咏荷未能提供证据说明涉案产品的合法来源。人初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姚咏荷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以及姚咏荷因侵权行为所获得的利益。
人初公司与姚咏荷经龙华区工商局就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进行调解无果,遂请求原审法院判令:一、姚咏荷立即停止侵权;二、姚咏荷赔偿人初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万元;三、姚咏荷承担本案诉讼费。
姚咏荷辩称:一、侵权产品已被工商机关查扣没收,不存在停止侵权的问题;二、人初公司主张10万元的损失无证据支持,应予以驳回;三、人初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前三年实际使用过涉案注册商标,因此姚咏荷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原审法院认为:人初公司系“人初油”注册商标专用权人,《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未经权利人同意,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商标的,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均属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本案被控侵权商品在龙华区工商局行政处理过程中经鉴定为假冒伪劣商品,龙华区工商局亦对姚咏荷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的违法行为作出了行政处罚。姚咏荷销售侵犯人初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商品证据确凿,侵权事实清楚,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可以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故对人初公司关于姚咏荷立即停止销售涉案产品行为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人初公司未提交其因被侵权所受损失的证据,在人初公司对姚咏荷的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以及姚咏荷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难以确定的情况下,根据姚咏荷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结合人初公司的商标声誉、合理支出等因素综合考量,酌定姚咏荷应赔偿人初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元,对于人初公司请求赔偿数额过高部分,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二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二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一、姚咏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侵犯人初公司享有的第4167245号“人初油”注册商标专用权;二、姚咏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人初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0000元;三、驳回人初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300元,由人初公司负担1035元,姚咏荷负担1265元。
人初公司上诉请求撤销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海中法民三初字第11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重新确定赔偿数额。理由:原审法院确定的赔偿额相比其他省份法院明显过低,产生维权成本过高、违法成本过低、不利于厂家正常维权和制止制假售假违法现象的消极影响。新的领导集体换届以来,已经形成重视知识产权、提高保护力度及打击力度的趋势,但在原审法院的判决中未能得到体现。因此请求二审法院予以改判,维护人初公司的合法权益。
姚咏荷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出庭,也未提交书面答辩意见。
人初公司二审时提交三份新证据:1、侯河清律师3月6日乘坐MU2483次班机从深圳飞往海口的登机牌原件;2、侯河清律师打印自携程网的行程单,该证据与证据1内容对应,拟共同证明人初公司为二审诉讼支付单程飞机票745元;3、人初公司3月4日出具的律师费发票原件,拟证明人初公司因二审诉讼支付律师费6000元。人初公司庭审后另行寄交给本院部分拟证明该公司为维权支付机票款的票据。
本院认为:证据1、证据3为原件,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认定。证据2虽为打印件,但与证据1内容对应,对其真实性、合法性及关联性予以认定。人初公司庭后另行寄交给本院的旨在证明该公司为维权支付机票款的票据因超过二审举证期限,且无法证明与本案存在关联,故不予采信。
本院另查明:原审开庭时人初公司提交了12000元的律师费发票原件,姚咏荷对该发票的真实性没有提出异议,原审法院亦当庭确认该发票的真实性。二审时人初公司为维权支出律师费6000元,并与本院审理的(2014)琼知民终字第5号案当事人江西神你药业有限公司共同支付机票费745元。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判认定的事实一致,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姚咏荷侵犯人初公司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应为多少。
人初公司认为原审法院判定的赔偿款无法弥补其在维权中的合理支出,使权利人维权成本过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2001年10月27日发布)第五十六条的规定,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人初公司未提供姚咏荷因侵权所获得利益的证据,但对其因姚咏荷侵权所受到的损失方面提交了维权的律师费发票及交通费证据,共计18372.5元。原审法院酌定赔偿10000元,该数额尚不能弥补人初公司异地维权的基本支出。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二款的规定,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信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在姚咏荷的侵权行为给人初公司造成的其他损失及姚咏荷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均难以确定的情况下,根据本案姚咏荷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结合人初公司的商标声誉、合理支出等因素综合考量,姚咏荷应赔偿人初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0元。对于人初公司请求赔偿数额过高部分,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审判决遗漏认定部分事实,判决结果欠当。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第一、二款、第二十一条第一款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2013)海中法民三初字第11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2013)海中法民三初字第118号民事判决第二、第三项;
三、被上诉人姚咏荷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上诉人深圳市人初医疗用品有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300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维持,二审案件受理费2050元,由上诉人深圳市人初医疗用品有限公司负担1435元,被上诉人姚咏荷负担615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赵英华
代理审判员  高俊华
代理审判员  王 好


二〇一四年四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杨 倩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
第五十六条侵犯商标专用权的赔偿数额,为侵权人在侵权期间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在被侵权期间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包括被侵权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前款所称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损失难以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案件
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或者被侵权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损失难以确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当事人的请求或者依职权适用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确定赔偿数额。
人民法院在确定赔偿数额时,应当考虑侵权行为的性质、期间、后果、商标的信誉、商标使用许可费的数额,商标使用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等因素综合确定。
第二十一条人民法院在审理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件中,根据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商标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和案件具体情况,可以判决侵权人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消除危险、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民事责任,还可以作出罚款、收缴侵权商品、伪造的商标标识和专门用于生产侵权商标的材料、工具、设备等财物的民事制裁决定。罚款数额可以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确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