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天地

漫话三亚

<发布日期: 2017-08-31 > <来源: 天涯法律网 >


三亚,是属于世界的。中国南方的这座小城,宛若一个美丽浪漫的天仙女子,在世界的选美舞台上,获得人们异口同声的喝彩,赞美之词源源不断。

可是,这样的一个女子算是清高孤傲,天生丽质的你一直寂静于海角天涯。就是历史上后来产生了许多文人墨客,用诗词歌赋品赞不少地方的美丽时,你依然没有轻易地为之所动,把万般柔情分予他们作为笔下抒写情感的蓝本。对于你,历史没有太多记载,或者是因为太多的精致文章和韵味无限的句子走不进你的内心。或者,一个女性的柔情不能太泛滥,一个地方也是。或者,你虽处世界最美丽的北纬18°的黄金旅游度假带上,拥有得天独厚的阳光、海水、沙滩、蓝天,和无与伦比的旖旎海岸。但按古时交通元素来说,你位置天之涯海之角,没有多少人有机会目睹你的绝世风采。有诗为证:“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诗中的崖州便是今天的三亚。诗人把三亚描写成鬼门关,神秘,遥远,不可触碰,犹如带刺的玫瑰。     

是的,你绝色。你有山、海、河、岛多种美丽元素组合装缀,聚居汉、黎、苗、回多种民族,多种民风、民俗和谐并存,拥有闻名于世的南山佛教旅游胜地,亚龙湾梦幻原始森林公园,是最美的国事活动城市,可谓山青水绿,蓝天碧海,民风淳朴。但你不属于哪个人。你不像扬州,属于杜牧。杜牧二十三岁便写下名动天下的《阿房宫赋》,可他的名声和才气并未给他带来仕途的顺畅,所以一直做着小官,流连忘返在扬州的二十四桥明月夜中了。他将自己的灵魂,诗魂都给了扬州。所谓“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他把扬州写入诗中,也写入心中。你也不像苏杭,从魏晋开始到唐宋,已经属于很多文人,比如陆机,李白,苏东坡。特别是白居易,毕竟在那里做官,赞美的笔墨留下不少,其中有云:“吴中好风景,八月如三月”。又云:“海天微雨散,江郭纤埃灭...”等等。这位大诗人要是后来调到四季如春,空气世界排名第二的三亚来做官的话,他会说什么呢?一定是这样,所以才会有人觉得如此美丽浪漫的三亚不属于哪个文人很遗憾,以讹传讹,说苏东坡被流放海南时来过三亚,并在天涯海角的石碑上题下《天涯》二字。大散文家杨朔相信此说法,写诗道:“何人海角天涯泪,洒到南天碧海边,斜目渔帆飘海去,空溟犹有水中天”。其中意思是明确上述“天涯”二字确是苏东坡亲为。后来,郭沫若先生认为字体不像苏东坡手迹,两次现场察看,得出其乃雍正十一年州守程哲所书的结论。我总是想,古代让你孤独,让你默默无闻,没有留下太多的文化印记,这是不幸的,也是有幸的,这就是哲理,何必刻意呢!不幸的是,我们今天跟你相见,没有太多的一种穿越历史文化的厚重感。有幸的是,我们今天跟你相见,你保留了全部的曼妙风情,让我们简单,轻松,让我们怦然心动地将自己全情倾倒在你的怀里...这样的依依不舍,多情浪漫,绝对抵死缠绵,这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事情啊,有什么太多的必要让你柔情的花早早向古代某个人绽放呢?
  三亚,你这样一个美丽女子,竟在绵长的历史中睡着,没有被学富五车的旷世才子发现,让他们有机会展现闪光的青睐。今天你是因时代的脚步声搅醒了,让更多的人有幸迷恋你倾国倾城的可爱模样,让更多的人有幸掀开时空珠帘领略你内心的千万情愫。不,你不应该属于哪个人,你属于新时代。杜牧可以用他的诗,他的情筑起了一堵高墙,将他和扬州都放了进去。所以千百年来,再没有一个诗人像他一样走进这座城市的心里。白居易等等可以用他们的诗,他们的情和谐统一了自然美和人文美,传承着我国古代文化艺术的多少浩瀚和辉煌,让世界上许多美丽因此逊去了光彩。就是有些可惜苏东坡了,流放到了海南,写下了“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的诗句,但是咫尺天涯,却无缘遇见三亚这样的女子。如果像苏东坡这样豪放的才子,遇到三亚这样浪漫的佳人,谁知道会碰撞出怎样的爱的诗作?又会留给后人多少情的篇章?!

诗曰:“东方欲晓,莫道君行早。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好一个“风景这边独好”!斗胆借着伟人的这句诗赞美三亚。三亚,虽然没有苏东坡,没有李白,没有杜牧,甚至没有柳永。但是,你就像刚刚出道的芙蓉女子那样甜美,就像高山上的雪莲那样清纯。你拥有世界上最甜的空气,最白的沙滩,最浪漫的椰风海韵……苏东坡来了不算流放,李白醉倒在这里也是运气。还有杜牧,如果知道世上有这么一个三亚,还会那么专情吗?还有柳永,如果生活在如此美丽浪漫的地方,还会钻进女人堆里再也出不来吗?

三亚,三亚。你永远拥有春天,正如一个永远怀春的少女。我强烈地推荐这座柔情和野性交融的城市,在这里,我们内心的情愫会液化,会流淌、会挥发、会升华……

吴开平 -- 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

返回顶部